北美生活

无标题 (3318)

11月30日,晚上接到一朋友电话,称其在医院看急诊,于是前往医院。总算见识了一下加拿大医疗系统的拖拉。

我是在10:25到达医院的(这是温莎最大的医院,朋友等早已在此之前到达医院了),结果大约到了1:00多朋友才被叫进去验血。等到夜里三点钟多,除了被告知验血结果正常,隔天前来再做检查,没有别的收获。

朋友告诉我,这次还算幸运,等得还不算久。有个教堂的朋友因为等待时间过长,疼痛难忍,要求护士打个止痛针救急,护士表示没有医生处方,不能打。我在盘算,虽说加拿大医疗保险制度很好,但是就这种拖拉方式,谁愿意没事往医院跑啊;再说了,真有病了,这么拖拉还不把人给急死。也难怪,如果就诊那么方便,大家没事都来看病的话,还不把加拿大这个福利社会的福利制度给整垮啊。

所以,福利社会也有不好的地方。

标签:

类别:

记在加拿大第一次交通违规上庭

2004年5月20日,拿到G2驾照,可以独自上路了。

在我的理解中,到了农村,就没有所谓的警察了,可以任意开车了。国内是这样,但加拿大不是这样。加拿大到处都有警察在等着你犯规。2004年6月8日晚上9:40左右,开车携朋友从Point Pelee回Windsor。在Leamington附近的一条乡间大道上,疾驰。前面有一辆Van在我前面,我觉得它不紧不慢的,于是等对面没车了,努力加速,超过了这辆Van(此时时速确实应该超过了80公里),疾驰到前面一个十字路口。在十字路口减速,左右观察一下没有其它车辆,马上左拐。当时时速约60公里出头。左拐后忽然发现后面有警车车灯闪烁,于是马上松掉油门,让车自由降速,等待警车过去。谁知警车并没有超过我,就在后面。于是我就发毛了,不知道警车是不是要找我的茬。但是如果是找我的茬,为什么不上来把我拦下来呢。于是我准备加到正常速度,这时候警车忽然鸣叫了一下。我马上又降速(听到警车叫就应该避让,这是规定)。但是警车叫了一下又不叫了,还是在我后面。于是我又打算加到正常速度,这时候警车又叫了一下,我又马上降速,随后就停在马路边上。我朋友叫我不要开车门出去,等待警察过来。

这是我第一次开车和警察打交道,完全没有经验。警察过来后,问我为什么看到警灯闪烁和喇叭后为什么还试图加速,我连忙解释是我不知道您老是要抓我啊,我以为您是要赶路呢。警察告诉我说你刚才超速了知道不?我连忙说知道。警察又说你刚才十字路口的停牌没有full stop(完全停住),我连忙申辩我说左看看右看看没别的车我才左拐的。警察后来又说你前面车灯坏了知道不,我说知道知道。于是他就叫我拿出驾照、证件等等,同时通过对讲机和总部联系。我心里很沉,心想糟糕透顶,犯了好几个错误呢(而且我也不知道哪些错误是严重的,如果数罪并罚我就更麻烦了)。过了一会警察过来说,60公里的限速你开到了81公里,超速21公里,我记你11公里(后来我回来后仔细看了看罚单,上面写着限速50公里的路上开到了70公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共罚100块钱,扣2个点,别的事情你可以上法庭说。我连声OK,拿了罚单,跟朋友开车回来了。

回到家里过了2天看看罚单,给了三个选项:要么直接交罚款、要么上法庭部分认罪、要么上法庭完全不认罪。给朋友打电话咨询一下,最后确认,不直接交罚款,而是上法庭(部分认罪),并和检举人(prosecutor)面谈。据说这样就可以不罚分了(要知道罚分可是和未来几年的汽车保险息息相关的)。于是去市中心预约上庭。预约的手续非常快,填个表交上去就完了。我大概是6月20日左右去预约的,过了几天来了份信,告诉我7月30日早8:30去Leamington的法庭第一次上庭。

这样就到了7月30日,一早我就开车去Leamington了。到了法庭那里还没到8:30。Leamington是个2万多人的镇子,警察局、法庭、消防队都在一起。进了法庭的等候厅等候。一会有个西装加皮包的50多岁的男的过来,跟每个人都交谈。我是第2批跟他交谈的(第一批是三个小年轻,大概是酒后驾车)。他问我什么原因,超速多少等等。我也不明白他的身份,就如实告诉了。他说如果他帮忙的话就可以不扣点云云,我问他收费多少,答曰60块。其实我不在乎他是否收费,而在乎他是否就是传说中的检举人(prosecutor)。但是看到第一批的人没有跟他合作,我也就拒绝了他。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那家伙就是一个律师,就是骗钱。实际上超速上庭这种事情自己完全能够摆平,法官处理这种案子都有惯用的处理方式了。

大约到了8:30,真正的检举人领着大家进了法庭,然后一个一个的被叫到法庭里面的一个小房间谈话。估计就在小房间里面,每个上庭的人都和检举人达成了交易。大约总共18个要上庭的,但是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检举人叫我的名字。我心里有点着急了,因为法庭的工作人员已经在法官席附近开始整理东西,感觉快要开庭了。如果不能在开庭前和检举人达成协议,那么我的2个点就肯定要被罚了。于是我不耐烦地等待着检举人一个一个地和被告们交谈。其实每个人的谈话基本上都很短,例行公事。到了最后2个,我终于理解为什么检举人迟迟不叫我了。因为他是按照姓的字母顺序来叫名字的,我姓殷(yin),自然很靠后(确实如此,那天我是最后一个上庭的)。

果然,最后检举人叫我进去了,整个谈了大概1分钟左右。问一下我的案子的基本情况,告诉我他修改后的判决(不罚分,交罚款55元。连罚单上的事实都被篡改了),我说同意。然后好象还签了个字,就行了。

然后就开庭了。4个人在法庭法官席前后,一个检举人,一个记录员,一个警察,还有一个法官。被告一个一个上去,流程都很简单。回答几个yes,然后报一个支付罚款的期限(一般是30天或者90天),就行了。好象法官都不会叫你回答no的,免得耽误时间。但是到我最后一个上去的时候就出了例外。法官先告诉我,他会说2个判决,一个是原先的判决,一个是现在和检举人协商后的判决。然后叽里咕噜地说了原先的判决,问我认不认罪。我说认罪。他们几个人都愣住了,我也愣住了。检举人悄悄告诉我,不认罪。于是我马上改口说不认罪。然后法官继续念现在的新的判决,问我认不认罪。检举人悄悄告诉我,认罪。于是我说认罪。然后很快就结案了。这时候是9:45。

算了一下,从一开始进去的8:30到离开时候的9:45,18个左右的案子用了总共约1小时15分钟(含和检举人的交谈时间),很快吧?

但是我还是感觉有点晕乎,检举人和被告公然地篡改违规事实,而且成为一种默契,到底这是什么意思?

经验总结:吃了罚单,不要直接交钱。上法庭。跟检举人协商后,点会被免掉,罚款也会少不少。

类别:

无标题 (0508)

今天得到一个工作Offer,去东温莎的QSS厂(一家汽车安全带生产厂),估计是生产线上的装配工,三班倒。相信至少会做到下个学期开学的。

本来昨天计划今天不开车的,结果还是开车去了那个厂看看,熟悉一下工厂位置和上班路线。好在今天开车表现不错,遵纪守法。

标签:

类别:

无标题 (0030)

刚刚看到文学城的一个投票调查:2004美国总统大选 你来投票,你选谁?

毫无疑问,我会选克里。仅凭布什好战这一点就很让人不喜欢(当然作为总统的布什还有很多缺点)。相信大多数看过纪录片“华氏911”的观众会赞同我的观点的。实际上,文学成投票的华人中,约83%的人支持克里,约13%的人支持小布什,约4%投其他。可见布什在美国少数族裔中很不得民心。

标签:

类别:

无标题 (5431)

今天下午开车,第二次犯了非常严重的错误。

下午三点多,从Huron Church路经过EC Row高速公路去Devonshire Mall。在从高速公路下来打算右转上Howard路。右转的路口有一个让牌(Yield Sign),我只是减速完成右转,并未停车,也未检查Howard路左侧来往车辆。在右转完成的时候,从我的左侧后方冒出一辆Van和我并行很近(大约40cm左右的距离)并且仍然有往右拐的趋势,他是打算拐到最右边的行车道然后再右拐出去。他忽然发现我,马上做了一个往左打方向盘的动作,超过我后再右拐到最右边的行车道;我也发现了他,马上做了一个往右打方向盘的动作并减速让他超车。由于两人反应及时,没有造成任何擦碰。

原因分析:对于让牌(Yield Sign)缺乏明确的理解。虽然知道右转时的让牌,不等于有信号或有停牌的路口的右转;但是却没有真正意识到:看到让牌(Yield Sign),必须让有优先权的车辆先行!

经验教训:以后碰到任何一个让牌(Yield Sign),首先必须减速且停车,观察好路面交通状况后再通行。必须认识到:右转时的让牌,不等于无信号或无停牌的路口的右转。

由于上次犯了严重行车错误后的第二天就因为其它违规行为吃了一张罚单,因此,在今天再次犯了严重行车错误后,明天绝对不要再开车,以免再受罚单。

标签:

类别:

今晚看焰火的感觉

今天(指6月23日)是一年一度的加拿大温莎市和美国底特律市联合放焰火的日子。放焰火也许是为了庆祝两国的国庆吧,加拿大国庆是7月1日,美国是7月4日。他们没有习惯非要在国庆当天放焰火。国庆前的一段时间市中心的公园也有很多临时搭建的游乐设备等,会有很多人去游玩。

去年这个时候我也去河边看过焰火,当时我才来4个来月,正在准备TOEFL考试。那时候我看了焰火,在市中心的公园看了看,我想等到第二年的时候,我希望我能够有一个轻松的好的心情来享受眼前看到的乐趣。

今天我是和两个朋友一起去看焰火的。我们先要走到市中心附近。途中,我心里并不愉快,因为我想到了去年看焰火时候我心中所寄予的希望,看来这个希望要延后一年了。希望它不要老是被延后。

标签:

类别:

杂事补记

6月8日,因为开车超速吃了人生中的第一张罚单。
6月9日晚上,主要做了三件事:动手安装了张平强留给我的台灯;清理了光盘;更换了手机的外壳。主要业绩:动手能力在增强。
6月10日凌晨4点:张平强回国,送他去温莎机场。
6月16日,315课程第2次期中考试。复习不够,考得不好。

类别:

无标题 (3013)

昨天犯了开车以来第一个致命的错误。

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沿University Ave自西向东经过市中心,市区有好几条单行线。在赌场附近的时候打算左转到Riverside Ave回去。看到前面的一条行车道有左拐箭头,于是开到这条行车道上,结果发现这条左拐道是拐到赌场的停车场的,于是准备变线回到正常的行车道,从下一个十字路口(有灯,且当前是绿灯)再左拐。变线的时候后面有辆Van离得比较近,但还是拐过去了,只是心里觉得有点压住了那个Van的车速,不好意思。于是在十字路口的地方做了一个加速的左拐操作。这时候响起了别人汽车的鸣笛声,心中一惊,发现这条三条行车道的道路是单行线,而我正在逆向行驶!好在那时候车不多,那条道路左边都是空的,而且不远处又有个十字路口,所以我很快右拐离开了这条单行线。

这是非常非常严重的一次错误操作。开车还不够小心。

标签:

类别:

无标题 (3445)

Amazing! Repaired the car by myself today!

近2个月车灯有毛病,松下手刹电路不停跳动,车灯闪烁。

前2个星期去了宏绩修车行,修车的贾师傅告诉我是继电器(relay)坏了,要换一个。后来我打了好几个电话,跑了几个店,都说没货,或者该产品停产了。

后来有天跟原车主James在MSN上聊天,他告诉我以前也有这个毛病,别的修车厂告诉他应该是车灯泡位置接触不良。听了他的意见后,前几天我又仔细看了一下车灯泡附近的电路,发现右边车灯泡的塑料插座融化的痕迹很明显,于是去了Canadian Tire买了一个新的插座。昨天自己动手,换了插座,问题就基本行解决了!!(说“基本上解决”是因为我还需要好好打磨一下车灯泡的引脚,以便电路接触通常)

两点体会:
1. 宏绩修车行的水平确实有限。居然告诉我是继电器有故障。如果我按照车行的说法,不仅要花100多元加币的冤枉钱,而且还要费很多精力去找能买到那种继电器的地方;

2. 自己动手,克服困难,感觉良好。事实证明很多很多事情自己主动动手就能解决的。

标签:

类别:

无标题 (4813)

今天第一天开车,跑了150公里。先去宏绩修车行打算把Daytime Running Light的问题给解决掉。去了之后老贾看了一下,告诉我换个继电器(Relay)就可以了。于是就去了Canadian Tire,结果没有买到。接下来去了Walker一家公司递了一份简历。然后去Leamington,那里有一家公司要招人,结果去了以后还是没有找到。回来的时候在Compell路上的Shoppers Drug Mart买了2箱饮料。

总结:今日开车表现不错,驾驭能力比较强。只是车子的方向盘比较紧,而且刹车比较松。不过在学车的时候都养成了好习惯,提前刹车,慢慢刹车,所以开得都挺安全的。

标签:

类别: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