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价值 (1)

以往踢球的时候,如果我犯规了,而对方却没有发现、没有追究的话,我一般是不会主动承认的。对于那种危险犯规,例如禁区内手球等,那更是能赖掉就赖掉了。

后来(主要指来了加拿大以后),我觉得,为了球场上的一次机会、一场胜利而不说实话,是很不值得的。虽然不说实话可能会赢得一次机会、一场胜利,但却是以自己的信誉为代价的。我觉得永久的信誉比暂时的胜利更为重要,因此,我后来给自己订了个踢球规则,就是在球场上,决不说谎。

但对于禁区内手球这种情形,让自己主动承认“自己手球了”是很难的事情,尤其是在没有裁判、可以半推半就混过去的情况下。因此,在2004-2005年前后,对于这种情形,我一般都是采取保持沉默的态度,让队友去应付这种事情,除非到了别人非要追问的时候我才会承认自己手球。

后来,我觉得,这种性质的沉默跟说谎差别不太大。于是,我放弃沉默,每次犯规后主动承认、并接受相关判罚。承认犯规并不意味着对方一定会进球、一定会胜利,也不意味着自己后面踢得就不开心。实际上,承认犯规可以让自己更好的心态面对比赛的过程和结果。

公平、和谐的比赛氛围不是靠一两个人就能够形成的,但每一个人都可以为此而努力。正己之后,也要正人。对于场上争议,如果我觉得我方无理的话,我会和本方球员沟通,劝其放弃争议,尽快回到比赛中。

最难做的,不是规劝本方那些“不诚实”或“无理取闹”的行为,而是如何对待对方的“不诚实”和“无理取闹”。对方跟自己不在一个立场上,因此自己的规劝往往是无效的。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最好的做法就是,尽可能豁达地放弃争议,回到比赛中。这一点,我还做得不是很好,以至于上个月某次黄炼手球后耍赖的时候,我“大骂”老夏(夏春义)“和稀泥”。

昨天(周六)下午在Mic Mac踢球,气氛大体比较和睦,但其中有两件和以往略有不同的小事让我颇感宽慰。一次是在对方前场一对一的时候,国米(另一外号为“情圣”)打算突破对方刘坤的防守,但刘坤突然主动后撤、放弃防守了,弄得国米莫名其妙。后来才知道原来刘坤手球了,自己主动承认并后撤。第二件事情是,我在右侧边路逼抢对方老徐(徐伟),双方对脚后足球出界。老徐过去拿球,我笑着对他说,这球是我们的吧。以往这种一半一半的球,像老徐这种中年球友往往不喜欢放弃的,但这次老徐没说什么,就把球还给我了。

通过这些小事,我感觉我们在Mic Mac足球场上的和谐气氛在不断提高。我也相信,这里面有我一份功劳在里面。我可以通过自己的行为影响、改变别人。

标签:

类别:

PHP框架(framework)大观

我在TOM工作期间,曾考虑编制一个PHP框架,用于提高PHP开发效率。后来去掌通公司工作后,这个思路得以初步实现,并具体地运用在“NEC Dream”这个手机服务网站中。

随后,我便长时间地脱离PHP代码编写第一线。在随后的日子里,我有时像个品酒师,评测别人写的程序;有时候则像个小学生,从别人的程序中学习新方法、新思路、新观点。

最近,我打算动手用PHP做些东西,需要有一套省心的PHP框架。

显然,我不打算从头开始写起,写一套自己的PHP框架;我也不打算借用自己过去的一些程序,因为那些程序现在看来有各种不足。

因此,我打算找一个开源的PHP框架,或者借鉴某一成功PHP程序的框架,在此基础上开发自己需要的PHP系统。

照套某一成功PHP程序(例如Serendipity等)的框架是比较困难的。因为这些PHP程序的需求都是非常特定的,其框架欠缺足够的灵活性,不一定适合我的需要。

因此,比较可行的方法还是找一个现成的PHP框架。

这个PHP框架至少需要有如下几个鲜明特点:性能出色、使用模版引擎、支持Ajax、架构清晰、使用简单、较为完美的多编码支持等等。

我曾在《"Ruby on Rails"技术观后感 (2)》一文中列出了去年5个主要的"PHP on Rails"技术。1年后再看看文中提到的这几个PHP框架,Biscuit、TaniPHP的开发目前似乎陷于停滞状态,似乎只有PHP on TRAX、CakePHP、Symfony这三个还可以考虑。其中,CakePHP、Symfony受到的追捧明显高于别的框架。在明年第一季度,将各有一本分别针对这2个PHP框架的书出版。1

到底哪一个PHP框架对我最合适呢?

2006年3月,Dennis Pallett写了一篇文字《Taking a look at ten different PHP frameworks》(瞅瞅10个不同的PHP框架)。文中对10个PHP框架作了比较,并附了图表分析和个人评价,有相当的参考价值。Dennis认为,CakePHP没有明显的缺点;Symfony融合了好些别的开源项目,功能强大,但好些任务(例如分页)处理起来比较复杂;Seagull是另外一个功能强大的PHP框架,但欠缺官方的Ajax支持……

Fabien Potencier是CakePHP的爱好者。2006年5月,他写了一篇文字《Rails-inspired PHP frameworks》(源于Rails的PHP框架),对主流的一些“PHP on Rails”框架作了比较,并对每个框架都有他个人的点评,同样具有相当的参考价值。在他看来,CakePHP虽然没有官方的国际化支持,也没有发挥PHP5的全部潜力,但相当简单易用;Symfony功能过于强大,而且结构过于复杂;PHP on Trax特点不鲜明,基本上只是照本宣科复制Ruby on Rails的概念而已……

CodeScripts网站的“PHP Framework”网页提供了对各种PHP框架的打分。从中可以看出,CakePHP和Symfony分别得到6.6和6.5的高分,而且二者受到众多读者的关注,分别有172和103个读者对其打分。2

最终,我认为:CakePHP最符合我的需要。需要提醒的一点是:符合我目前胃口的东东不一定适合你。

[注1] 具体出版信息可从Amazon.com上查到。

[注2] 此处打分统计时间截止于2006-10-30 18:14:25。

标签:

类别:

2006年第43周综述 (3)

……

周三 (2006-10-18)

周二毕业答辩结束之后,晚上在家准备加拿大公民入籍考试。

众所周知,加拿大的入籍考试超级简单。但是,我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因为入籍对于我的短期未来生活来讲,影响特别重大(因为我计划毕业后去美国发展,而入籍是我去美国发展的前提),我不想在这件事情上有可能“阴沟翻船”。

我曾有过一次接近“阴沟翻船”的境地,那是5年前为申请加拿大移民而准备雅思(IELTS)考试的时候。当时我在准备雅思考试方面过于自信,以至于上新东方雅思班的时候,只是上课听听而已,课后根本就不管了;雅思考试前7、8天,我休年假,结果一个来星期的时间里,我完全没复习,只是在考试前一天晚上才拿起新东方的讲义看看。结果,第二天一早的雅思考试,第一场考听力,一上来就让我面临巨大的心理挑战:前面好几题我都没听懂!当时考试的时候我心理感觉有2点:一是悔之莫及;二是告诫自己,要坚持考下去。

结果,那次雅思我考了3个5分,一个6分(阅读),总评5.5分。虽然达到了加拿大移民的英语能力要求(最低5分),但考试时惊心动魄的心理感受的确也给我敲了一个警钟。

言归正传。

BC省(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有个网站提供入籍在线模拟考试。周二晚上,我把这个网站的所有模拟题做了三遍。第一遍错了大概6、7题(此处计分不含BC省政府方面的题目,下同),第二遍、第三遍都全对了。另外,我还把国家、省、市相关政府、政党领导人信息都大致背了下来。

周三一早起来,又上网做了一遍模拟题,然后就乘公车去了移民部门参加入籍考试。

入籍考试的确非常简单,所有的试题都包含在我之前做过的模拟题里。总共20道4选1的单选题,答对12道题就算通过,但其中第16、17两道关于公民权利和义务的题目必须答对,而最后三道关于选举的题目则必须至少答对一道题。总共给2个多小时的考试时间,但据说大部分人10分钟就能搞定。我们那一场考试大概有13个人参加,最快的一个人可能2分钟就交卷了。我细心答完全部题目后又复查了一遍,便交卷了,估计花了4到5分钟。预计我至少答对了19道题,而且最后5题全部答对。

[补充说明1] 本文配图为2001年我参加雅思考试的成绩单。

标签:

类别:

2006年第43周综述 (2)

……

周二 (2006-10-17)

我的导师特地取消了这天(17日)下午的一门研究生课,使得我能够在20日之前挑出一个大家都有空的日子来进行毕业答辩。这样的话,我就有足够的时间在10月20日之前完成毕业所需的所有手续。按照学校的标准,如果我能在10月20日前结束学业的话,可以拿回本学期一半的学费。

答辩前一天,我几乎整整一夜都没睡好觉。朦胧中不断地在睡梦里放电影,乱七八糟的。

更糟糕的是,早上一早起来吃完早饭、到了学校后发现肠胃不适……

答辩安排在这天中午12:00进行。

按我的工作安排,这天早上10:00到11:20我要带一节256课程的试验(主要负责给学生答疑)。起先我想跟别的同学调换工作时间的,但后来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按时去带试验。只是在实验课上跟任课老师讲好,我要提前20分钟离开,以便有足够的时间准备毕业答辩。

答辩安排在系里新建的一个非常棒的演讲室。我把相关设备带到演讲室后,系里的技术支持人员热心地告诉我里面几个设备(例如遥控笔等)的用法。很快我就把答辩所需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于是自顾自地先试着演讲了一会。

答辩比预定时间晚了20分钟才正式开始,原因是来自外系的答辩委员会成员Jagdish博士没能按时到。

我的答辩包含260张幻灯片,打印出来的幻灯片足足有88页(含封面)。我自己原先私下考虑的是主要讲两个算法中的第一个(Touma-Gotsman算法),预计总共要讲45分钟到55分钟左右,然后留下10多分钟让老师们提问,总共所花时间将不超过1个半小时。但委员会主席Subir看到我的幻灯片讲义比较厚,所以开场白的时候特意说了一句:“你有25分钟到30分钟的陈述时间”。

结果我讲了差不多67分钟,因为导师要我把两个算法都讲一遍,这弄得我在台上讲得口感舌燥。我带了一壶咖啡去,但基本上来不及喝,而且咖啡也不解渴。讲的过程中大概受到了2次敲门干扰,这让导师感到非常不愉快,也对我的思路产生了一定干扰。实际上,我的幻灯片都是为导师而准备的,讲的内容也都是为导师服务的,以便让导师理解算法的具体实现方式。答辩的时候,估计也只有导师听得特别认真。但对别人而言,也许耐着性子听自己不了解的东西的确比较痛苦。

很显然,讲的过程中我用飞快的速度跳过了很多幻灯片,估计这是最让其他列席答辩的人员倍感顺心的时候。

我全部讲完之后,答辩委员会随便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然后我们学生就退出演讲室,委员们留下来商议答辩成绩。

最后,答辩委员会对我的论文工作表示非常满意。

同学Yu, Kan,Eugene列席了答辩;同学Li, Yun答辩前前来慰问。

答辩完了,但并不意味了我就可以轻松下来了,因为我还有两个重头戏要做:准备第二天的入籍考试;在周五前把毕业论文定稿。

标签:

类别:

2006年第43周综述 (1)

“金秋送爽,丹桂飘香”,又一个难忘的、不同寻常的一周过去了……这过去的一周于我来讲是如此重要,以至于我决心不惜笔墨将它记录下来……

周一 (2006-10-16)

中午前后,导师来到实验室,让我再详细跟他讲一遍如何把Touma-Gotsman算法扩展到四边形网格压缩中。

我曾断断续续提过,在我的毕业论文中,我“实现”了两个用于四边形网格压缩的算法:Touma-Gotsman算法和Spirale Reversi算法。这里我用“实现”而不是“创造”,是因为这两个算法是别人创造的、用于三边形网格压缩的。但是,从来没有人公开、详细、成功论述过具体如何能够把这两个算法推广到四边形网格压缩中。我做到了这一点。

Spirale Reversi算法导师已经研究多年,但在某个关键点上他始终无法能够突破。我延续导师以前两个学生的工作,把该算法成功、彻底地实现了。从各方面来讲,我在这方面的工作比前两个同学要出色。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前两个同学所做的奠基性的工作对我的帮助非常重要。学生Jing系统地阐述了每个解压缩操作的细节,并且给出了正确的压缩程序框架;学生Archana完整地阐述了如何处理高亏格网格。可以说,没有这两位同学以前所做的一些工作,我(绝)不可能在1个多月的时间就完成该算法的代码。

然而,让我最为得意的,不是实现了Spirale Reversi算法,而是实现了Touma-Gotsman算法。这也是特别让导师感到开心的一点。在Touma-Gotsman算法中,我准确地把四边形网格状态细化成18个特例,并具体地阐述了如何对这18个特例进行处理。

我的论文的所有工作中,另外一个让导师特别开心的一点是:我完整地解决了“用指定编码体系(encoding scheme)压缩编码”这个问题。相对来讲,这个问题不是我论文的重头戏,属于边角料的活。但是,在这一点上,我所做的工作明显超出导师的预期,以至于在提案汇报(proposal)和答辩(defense)的时候,他两次把我在这方面的工作提出来,作为我工作成绩的例证。

我不得不承认,我在学业方面有不足,但我对自己在论文中所做到的这些成绩感到满意,我认为我的相关工作成果值得让答辩委员会的委员们满意。

标签:

类别:

2004-10-18:诚

我从来没有正规地、好好地学用毛笔字写字。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假期学校要组织书法培训班,结果第一天上课就只有我一个学生去。后来老师跟我讲了几句话后,留我一个人自己练习,于是没多久我就开溜回家,此后再未去上那个培训班。

后来在四川大学读书,在社团、学生会到处招摇,很多时候不得不自己动手写宣传海报。于是几年下来,成了写海报高手。只是所写的毛笔字属于应用文字性质的行书,谈不上多少美感;所做的海报也谈不上多少美学内涵,虽然足以糊弄一般看客。

……

2004年10月左右,陪一朋友找房子,后来在Mill街的一栋公寓里,碰到打算租房的王某。王某的父母来加探亲,其家里贴了不少王某父亲的手迹。我一看顿时感到有些兴趣,表示也想有机会写写毛笔字。于是王老先生非常热情地非要送我一瓶墨水和一只毛笔。

把笔墨拿回家后没几天,我就摆开阵势开始写字了。我打算写一个“诚”字,放到镜框里面挂起来。写来写去,最终写出了一个还看得过去的“诚”字挂了起来,如下图所示。



我个人对这个字一直都不满意,有两个缺点:一是感觉虚伪,跟“诚”的境界相差较远;二是缺乏些内在的劲道。

南京的王阿姨近两年参加老年大学书画方面的学习,小有成就,比较自得。我打算以后有机会的话好好学学书法,争取能写一手有骨气、有精神的毛笔字。

标签:

类别:

[转] "花好月圆"大型中秋歌舞晚会盛况空前

"花好月圆"大型中秋歌舞晚会盛况空前
——大温莎中国艺术学院成功举办"花好月圆"大型中秋歌舞晚会

百果成熟,金桂飘香,又是花好月圆的仲秋时节。今年的中秋节恰好与西方的感恩节相遇,长长的周末,正是人们宴邀亲朋,品尝美食的好时光。

十月七日晚,皓月当空,像造物主慈祥温柔的目光。温莎地区众多华人,以及他们的洋人好友,近四百人欢聚在福临饭店,一边品尝豪华自助餐,一边欣赏大温莎中国艺术学院为他们精心编排的歌舞节目,在洋溢着酒香,饭香,亲情,友情的温磬气氛中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

晚会命名为“花好月圆”别有一番深意。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专业,现任学院中文项目总管的王薇女士说,身处海外,逢年过节难免思乡,我们这台晚会不应强化人们的离愁别恨,而应给人们带来“把他乡当故乡”的乐观情绪。温莎的华人,来自同一片黄土地,秉承的是同一支血脉,说的同是汉语乡音。在这个合家团聚的日子,我们坐在同一屋檐下,吃的同是中国菜,看的是同一台节目,唱的是同一首歌,谁能说我们不是一家人?我们的晚会就叫“花好月圆”,2006年的中秋,花正好,月正圆,情更深,意更浓,今晚,我们同欢乐,今晚,我们是一家人!

晚会特邀温莎小有名气的刘志红和后起新秀王刚担任男女主持。由许群爱编排,学院舞蹈班学员表演的《追月》为晚会拉开了序幕。月宫里,四个仙女长袖起舞,一群小白兔活蹦乱跳,好一幅天上人间的追月图!为了感谢枫华超市每次活动帮助售票的辛劳,晚会特邀枫华超市的负责人之一的孟祥东先生即兴演唱《弯弯的月亮》。随着《枉凝眉》那如泣如诉的乐曲,温莎人熟悉的女高音歌手漆晓丽款款走上舞台,在她身后,由王萍,LISA,石春玉,石微粒扮演的“林黛玉”翩翩起舞。观众还没从宝黛二人的经典爱情故事中走出,张爱国的吉它弹唱《一块红布》已像一阵旋风把人们拉回到现代爱情的热烈和执着中。现场游戏《母子》让如痴如醉的观众放松了一小会儿。当孩子仅凭摸手就认出了自己的妈妈,场上一片轻松的笑声。接着,学院舞蹈教师许群爱的印度舞《苏尼达之歌》,学院轻音乐团团长朱伟的英文歌曲,和学院少儿舞蹈班的孩子们的现代风格的舞蹈激起另一波掌声热浪。观众互动节目《才艺竞赛》亦非常精彩。口技表演,惟妙惟肖,让人捧腹;即兴武术表演,天真可爱;童声独唱《小燕子》,激起人到中年的观众对童年的回忆。

专程从底特律赶来的著名女高音演唱家汪洁一曲《我爱你,中国》,和她与丈夫张金生先生共同演唱的《松花江上》把晚会推向高潮。在他们歌声的感染下,善感的观众泪流满面。汪洁女士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音乐系,后去瑞士洛漳音乐学院深造,获声乐硕士学位,她演唱的歌剧,德国和法国艺术歌曲多次获专家肯定。这次晚会的独唱演员,漆晓丽和汪洁夫妇,家住底特律,为了让四百名温莎观众欣赏到他们专业水平的歌声,不辞辛苦赶来温莎演出,这种情谊,怎不让人感动。这台晚会的另一个亮点是张素芳和黄炼表演的诙谐小品,双簧《第三者》。夸张的动作,严丝合缝的配音,全场笑翻。晚会以总导演马自觉亲自编排的歌表演《阿拉木罕》压轴。徐莉扮演的阿拉木罕,活泼、美丽,黄鹏、董西虎、殷德敏、张爱国扮演的四位男青年,各有千秋。流畅的舞姿,娴熟的舞蹈语言,让人回味无穷。

一台晚会的成功离不开众多的幕后英雄。总导演马自觉,负责摄影的Scott Davison,摄像的黄春鸿,音响系统的朱伟,音乐合成的黄鹏,图像效果的殷德敏,内联的王萍,化妆、服装的许群爱,无一不尽职尽力,倾心奉献。

一个半小时的歌舞表演结束了,观众哗然,怎么这么快就完了,这样的节目再来十个也不嫌多啊!人们站在那里,迟迟不肯散去,不断询问,下次活动是什么时候?有位第一次参加学院活动的老年朋友说,今天是我来温莎后过得最开心的一天。更让人感动的是,后排有几位观众,手持望远镜观看了整场演出。他们是有备而来呢。

在这里,大温莎中国艺术学院衷心感谢所有观众的热心参与,感谢提供赞助的商界朋友,感谢参加演出的所有演员,感谢帮助伴舞演员化妆的资生堂梅女士,还要向那些匆匆赶来,却因场地已满没能参加晚会的朋友说声对不起。我们春节见!

大温莎中国艺术学院 章云

[补充说明1] 本文由大温莎中国艺术学院院长 章云 于2006-10-12 10:40:00发布于CCIGW网站,并配多篇现场图片发表于温莎本地华文报纸《大众时报》等。本站转载时对个别标点符号略作调整。另外,文中插图为本站转载时添加,内容为现场节目单。

类别:

昨日琐事

昨天(周六)晚上黄炼家有个聚会,算是庆祝或感谢上周六CCIGW(大温莎中国艺术学院)中秋晚会中热心出力的朋友们。我和黄鹏去得比较早,准时5:00过就到了。后来聚会一直搞到夜里1:00才结束。先吃饭、喝酒,然后观看Jimmy(黄春鸿)上周六拍摄的CCIGW中秋晚会录像,最后卡拉OK。

看录像的时候,三年前曾一起前往圭尔夫踢比赛、但此后即在温莎球场销声匿迹近三年的温莎华人球坛“老将”孙军突然携家眷出现,让我很意外。三年前的他还比较瘦(跟我差不多),现在明显要富态一点,以至于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都不大敢确认。我向他简单介绍了最近三年Mic Mac球场的人员变化和足球氛围1,并欢迎他继续跟大家一起踢球。

喝得、唱得都比较高的时候,马导(马自觉)唱了一首歌:姜育恒的《再回首》。马导唱之前,说把这首歌送给朱伟和我(我们三个都是南京来的)。我当时好像认真听他唱了,但没记清具体怎么唱的。

我素质比较差,聚会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别的朋友带来了不同的食物和饮品,所以食物、酒源充足。黄炼的汾酒和北京二锅头,朱伟拿来的一瓶据说是压箱底的孔府家,加上两三箱不同牌子的啤酒,还有红酒、可乐……我每样都喝了,但由于喝得比较久,也比较慢,所以一直都颇为清醒。只是今天早上9:00多醒来后,觉得脑子没喝多,但两只手臂好像是喝得有点多:酸酸的,提不起劲,没精神。于是躺在床上上网逛逛。再想想,这几天还有不少事情要做啊……

我还是不喜欢喝多的感觉,虽一时痛快,但事后身心不适,还容易误事。所以对酒,有爱有恨,恨多爱少。这点和我对华人社团的感觉恰恰相反。我对华人社团的感觉是:有爱有恨,爱多恨少,爱得难受,恨得无奈。

上周六参加中秋晚会和这次聚会的时候,我都感到一丝丝的伤感。对我而言,每聚一次,就少一次;每次都可能是我在温莎的最后一次。

仍需修心。

[注1] 我对孙军提到,现在Mic Mac球场除了黄炼比较跳以外,整体足球气氛比较好,大家比较谦让、愉快。

类别:

笔记本触摸板的使用

我对触摸板的理解一直是这样的:触摸板就是鼠标滚轮,触摸板下面的两个按钮就是鼠标的左右键。这给我的感觉是:使用触摸板远不如鼠标那么方便。所以我一直很讨厌触摸板,以至于对于任何没有外接鼠标的笔记本的使用都心存抵触心理。2

虽然很少使用触摸板,但偶尔我也会用一下。有时候,使用触摸板过程中就会发生莫名其妙地打开文件、运行程序的情况。

早上来做256课程辅导和答疑,又碰到这种情况。于是,上了一下Google,用“how to use touchpad”作为关键字,搜索到一篇文章《 Using the Keyboard and Touch Pad》,一下子提高了我对触摸板的使用认识(绿色为翻译后的文字):

触摸板侦测你手指传来的压力和运动,以此来指引鼠标指针在屏幕上的运动。……
  • (轻轻地)在触摸板上滑动你的手指,以移动鼠标指针。

  • 要选择文件的话,可移动鼠标指针到指定文件,然后(轻轻)敲击触摸板表面一次。……

  • 要选择并拖拽文件的话,可移动鼠标指针到指定文件,然后以“下-上-下”的方式敲击触摸板表面。在第二个向“下”敲击时,将你的手指停留在触摸板表面,然后在触摸板表面滑动你的手指,把文件拖拽到相应位置。1

  • 要双击文件的话,可移动鼠标指针到指定文件,然后连续敲击触摸板表面两次。……
[注1] 这个操作介于“单击触摸板”和“双击触摸板”这两种操作之间,要多练习几次才能运用得比较习惯。

[注2] 但不对有小红帽(Track Stick)的笔记本有抵触心理。2006-10-12 22:24:54

标签:

类别:

2003-10-11:首战圭尔夫

2003年11月2日,张平强(前温莎大学中国学生会主席)写了一篇文字“第五届全加学联足球比赛”,记录了2003年10月11日温莎球友们前往圭尔夫(Geulph)参加全加学联组织的足球比赛的过程。这是我首次参加该赛事。本文对该文作相关图片内容补充,也算是纪念数年来我在温莎的生活的一部分。

这些照片大部分是张平强拍的,曾在温莎大学中国学生会网站发布过。后该网站几经浩劫,前几年的文字、图片资料多已从网上消失。今年年初,我请现管理该网站的朋友苏某将该网站部分过往历史资料传给我一份。本文和前文《2004-10-02:再战圭尔夫》的好些照片即来源于此。其中部分足球方面的照片我曾发到CCIGW(大温莎中国艺术学院)网站的相关论坛中。

本文照片不一定完全按时间排序。



清晨,天色还没亮,就从温莎出发赶赴圭尔夫。两地相距300公里左右,需3个小时多的车程。
这张是张平强拍的,他大概和我并排坐在后排。左侧开车的是黄炼。


到达设在圭尔夫大学里的比赛场地的时候应该已经是早上10点左右了。由于我们是路途最远的参赛队,所以首轮轮空。等我们到达比赛场地的时候,其他几所大学的足球队差不多已经开战了。


在黄炼等的张罗下,温莎的球友首先进行了集体热身运动。从这张照片上,隐约可以识别的人物有:李少山(近处灰衣者)、黄炼。


我们已经和别的球队交上火了。从比赛场地来看,这是一场小组赛。从背影上来看,可以看到:小林(14号)、施剑(高个)、老杨(风帽)。


这张大概是中场休息的时候在研究打法。从左到右依次是:孙军、陈亮、姜卫、叶长青、王岩、施剑、黄炼。其中目前只有两人还在温莎踢球。


这张看上去是小组赛中李少山在主罚一个点球。此君为前温莎头号华人球星,人称“电驴”,以此来形容他在场上“跑不死”的表现:因为体力好,所以跑不死;因为对足球热爱,所以跑不死。


比赛间隙期间。可以直接识别出来的人物有:陈亮、黄炼、孙军、徐萌。


两场小组赛以全胜战绩结束后,我们顺利进入决赛,将和多伦多大学对阵。由于小组赛中大家打得很团结、很稳健,因此当时大家很有信心获得最后的冠军。在决赛前,我提前抱起奖杯,照了张照片。左后侧似乎是小林。


小组赛后、决赛前,正在吃午餐。左侧两位似乎是米嘉和孙军,右侧是潘海涛和徐萌。


也许是小组赛后、决赛前休息期间的一张照片。老杨、陈亮、姜卫、王荣(音)。


决赛,一场非常考验意志力的比赛。我们加时赛最后一秒钟被对方利用角球机会攻入一记头球。但总体而言,这场比赛我们打得非常团结、非常努力、非常好。


赛后温莎球友集体合影,此照片不含温莎全部参赛球员。名单如下:(后排左起)李少山、夏春义、殷德敏(前倾者)、叶长青、不详、米嘉(前倾者)、徐萌、黄炼、施剑、孙军、杨晓东、王荣(音)、刘秋光;(前排左起)王岩、宋时涛、杨锦明、潘瑞生、不详、不详、不详、陈亮;(前卧者左起)高宇、姜卫、潘海涛。这张照片上大约有一半球友已经离开温莎,不足一半的球友目前依然出现在Mic Mac公园的球场上。

标签:

类别: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