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个人状态"类似于新浪微博、或微信朋友圈、或推特(twitter),以随笔的方式用相对简单的文字、相对简单的方式记录个人不时的经历和思考。

deminy

10个英模方队的称号,从另一个角度有力地说明,当时中国战区的抗日战争能够坚持下来并走向胜利,国军其实才是真正的中流砥柱,哪怕其间国军打了好些败仗。抗日国军将士永垂不朽。——看今日天安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有感

deminy

早上,感觉脚下震动,随即震动明显,感觉可能是地震,马上顺手拉开房门往外冲。在拉开大门后顿了一下(因为只穿了袜子没穿鞋子),感觉震感已经消失了,于是就没有冲出去了。回房时看了下当时时间:周一晨6:49;再后来看了一下手机地震应用,上面说25英里外的奥克兰市发生4.0级地震。

deminy

出于对2014年足球世界杯上巴西队1-7输给德国队极大的不理解,后来我下了份BBC版的那场比赛视频,闲暇的时候(呃我的意思是……工作的时候)时而拿出来边听边忙自己的事。

听得多了,就觉得里面的解说员很棒,用词克制、客观、直接,而且在对局面的预见性(主要指进球前)方面控制得不错。今晚听了N久,于是上网把他找出来,原来是个个子不高的英国人Steve Wilson,还算比较年轻。之前听声音我一直以为是个60多岁以上的瘦高老者呢。

deminy

读过吴非老师的《像太阳一样升起的白旗》,前些日子就下载了一部文中提到的日本电影《春琴抄》,三浦友和和山口百惠主演的。午后大体把它看完了(部分地方有快进)。

deminy

今天看到一则新闻,南昌新任书记龚建华说,"自己最不能容忍的是班子不团结,上级说下级的坏话是无能的表现,下级说上级的坏话是无德的表现。"

读后感:若干年后他若下狱,我不会感到奇怪。(请参阅其他下狱大小老虎苍蝇入狱前的各种言论)

deminy

前两天在高中母校的网站看到母校的一则新闻“‘追寻生命的意义’—— 南京师大附中高一年级生涯规划演讲比赛顺利进行”,对此感到有些无语。我高中生活的最初两年苦苦思索生命的意义,却始终找不到一个终极的、满意的答案,因为千秋万载之后,一切的一切都是灰烬,在历史的长河里最初看上去充满意义的最终都没有什么意义。

最后我只能放弃对这个问题的思考,简单的认为好好活着、好好做人就好了。

deminy

昨晚沿着福斯特城散步,路上碰到一个在寻找自己的小黄狗的女孩,心里就在想:为啥常看到流浪猫、却很少看到流浪狗?想了一下,觉得可能是因为狗会认路的原因。

deminy

傍晚从Plug & Play往回开的时候,前面有辆车的屁股上贴着个支持欧巴马的单面贴,估计是当年欧巴马竞选总统时候贴上去的。

于是顺便就诌了个段子:

”德敏,请问你对总统竞选时那些支持奥巴马的选民们的看法?“
”很抱歉,我不想冒犯那些选民……“
”那么,请问你对总统竞选时那些反对奥巴马的选民们的看法?“
”哦,我觉得那些选民都很聪明……“

deminy

虽然不是基督徒,但我的手机上还是装了三个阅读圣经的软件:一个《中文圣经》,一个《中英文圣经》,还有一个《Holy Bible》(或称作《Bible》)。前两个很安静,但最后一个经常在提醒栏自动出现,还没有设置可以把它关掉,比较烦人。

傍晚看到《Holy Bible》这个应用又在提醒栏那里占了两个位置,也找不到设置去取消这种push notifications,于是直接把它删了。

我现在只能理解这个《Holy Bible》应用是针对基督徒的,而不是给我这种还在门外的慕道友来使用的。

deminy

上周六晚和文杰一起去小刘清粥吃饭。我们的餐桌碰巧离取餐点很近,就在服务员收拾我们的餐桌的时候,排在我们前面的两个女孩对服务员说:“我们能换到这个桌子么?”这句话倒没影响到我,但是她后面紧接着的一句话惹恼了我:“门旁边风吹着不舒服。”。

这句话让我听了很不舒服,直接就回了一句,“我们被风吹着也不舒服啊(大意)”。服务员开始很为难,随后就问我们说可否愿意换座位。我停顿了两三秒,最后挤出两个字:“No. Sorry.”

我不为我说出的这句话觉得难为情:在你为了私利而把我往坑里推的时候,请你至少要更礼貌点、客气点,或者至少虚伪点让我什么都不知道(别把最后一句说出来)。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