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留在美好记忆中的温莎

前三条是关于我的休闲生活的,最后四条是关于温莎本地华人朋友的,其他三条是关于在温莎大学读书生活的。
  • 底特律河旁的公园
    我曾看着对岸的美国在河边徘徊过N次(没美国签证,只能望河兴叹),也曾在这河边多次跑步、骑车。

  • Mic Mac足球场
    在这里有一帮开心踢球的华人朋友,虽然也许彼此的交情更多地只是局限于足球场上。

  • 温莎华人社团
    引用自己曾说过的一句话:我对温莎华人社团“有爱有恨,爱多恨少,爱得难受,恨得无奈。”

  • 2003年9月至2004年4月的学生生涯
    这段时期我在学习态度、学业等方面表现非常出色,我自己非常满意。

  • 学校员工的热心
    温莎大学很多部门的员工都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什么时候中国的各类机构也能这样子就好了。

  • GA (研究生助理)
    我不一定是最好的GA,但我一定是最好的GA之一;和大多数GA相比,我还是很对得起付给我的那份GA工资的。

  • James (Pan, Linyi)
    非常热心的、真诚的、难得的朋友。

  • 张平强、韩廷、谢晴
    都是非常真诚的朋友。

  • 前邻居Ben夫妇、李佳建夫妇、周昌夫妇
    都是非常好相处的邻居。

  • 在黄炼家喝酒
    喝得最有印象的一次是在2006年大温莎中国艺术学院组织的中秋晚会结束后,几个朋友聚在黄炼家边喝酒边聊天,没下酒菜,黄炼就不断地拍黄瓜当下酒菜。结果一直喝到凌晨2点,后来回到家睡觉的时候肚子觉得很饿:大半天下来没吃什么好东西,都吃黄瓜了。
[补充说明1] 此文写于2007-01-03 17:04:54,正式发布时对有关文字说明有所补充。

标签:

类别:

从善如流

本文目的有二。一则记录个人琐事,但更主要的目的是积小善为大善,期望别人也能考虑考虑从善。

本文仅记录2003年我来加拿大后的善举。2003年前善举不多(恶举倒可以列出来),其具体数据基本也已无可考之处。

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我最愿意捐款的方向是中国贫困地区的基础教育。但是我不知道有哪个教育慈善机构值得信赖。

我会每年都做点力所能及的善事,这对自己心理有好处。

* 助学

2004-03-27 200元 mycust助学 招行

2004-04-22 500元 mycust助学 招行

2004-06-23 1200元 定向助学 招行 (*)

2005-08-27 2402元 定向助学 西联汇款 (*#)

* 治病

2006-06-12 300.66元 白血病治疗 招行

* 爱国

2004-04-23 319.18元 保钓运动 招行

2005-03-06 918元 保钓运动 招行

* 献血

暂无记录

* 义工

暂无记录

[注1] 有“*”的记录表示所标记的时间为大致时间,并不一定是准确时间。由于转帐手续、到账时间差等因素,具体操作时间可能发生在所示时间之前一两天。

[注2] 有“#”的记录表示所示金额为大致金额,并不一定是准确金额。由于货币汇率差异,实际金额略有浮动。

[补充说明1] 若无特别说明,文中所示均为人民币。

[补充说明2] 本文不断更新中。

[补充说明3] 本文业已过期。如欲阅读本文最新版本,请访问deminy个人百科中《慈善》一文。2007-07-10 01:50:41

标签:

类别:

走向美国(004)——离开温莎

自上个月去了美国后,最近一个多月我很少很少发文字了。主要原因是写文字特别花时间,而最近一直琐事缠身,实在是没有太多精力来兼顾写文字。另外,我“走向美国”的道路并不是像你目前所看到的这般顺利。具体的曲折,后文将详细叙述。

言归正传。

TechMagika,也就是我的美国雇主,要求我在1月13日到达芝加哥,以便赶上14日开始的培训。我自己的初步计划是在12日收拾完自己的行头后,13日一早乘坐灰狗(大巴)前往芝加哥。

2007年1月12日,是我留在温莎的最后一天。如前文所述,12日这天我打了一天的包,终于在晚上9:40左右把所有的装备都收拾完了。稍事休息一下后,我决定提前离开温莎,乘坐当晚12:45从底特律出发的一班灰狗大巴前往芝加哥。

我有N多理由想要早日离开温莎、离开加拿大:
  • 在自己过去十余年的经历中,除了在成都因为求学、工作的原因而住了五年外,别的城市我都没有呆满三、四年的。温莎看起来不是我的归宿,因此我不想在温莎呆的时间超过四年。

  • 我不喜欢多伦多这个城市的原因之一是那里的华人太多了。同理,我对温莎不大满意的地方之一就是:温莎的华人也挺多的。

  • 打包并不是一个让人感觉愉悦的过程。打包完了后,如果再在温莎多呆一晚的话,这最后一晚的心情不会好的。

  • 我一直希望早日开始新生活,我总是期望这一天早点来到。

  • ……

晚上10:00的时候,黄炼过来,代表大温莎中国艺术学院送我一件“美雅玻璃”为我刚做好的一件纪念品,算是我热心参与华人社团活动的一份纪念吧。我跟黄炼约好,晚上11:00的时候他再过来一趟,送我过海关前往底特律灰狗大巴总站,这样我就可以赶上夜里12:45的那趟灰狗大巴了。

晚上11:00,黄炼按时过来了,只是他一身袭人的酒气让我有些不放心,但箭在弦上,不得不走。我随身将带一大一小两个箱子,外加一个电脑包。这一天的收拾,忙得我只吃了两包水饺充饥。临走的时候,宋姐和Peter又给我拿了袋口粮和饮料带在身上。把行李拿上车,跟Peter、宋姐道别后,我和黄炼就前往海关了。

过关比较顺利。

到达底特律灰狗站的时候,我们把两件行李箱拿下车,我拖着其中一件大行李箱正要往大厅走的时候,一个老黑走过来,要帮我拉另外一件行李箱。这时黄炼很机灵地一个箭步上来,拿起另外一件行李箱就往里走。于是那个老黑只好讪讪地走到一边去了,而我口里则客气地对老黑说声“谢谢”。

到了候车大厅,跟黄炼道别后,我就准备找个位置先坐下来了。

售票处前面有几个人坐在那里,其中靠我最近的是一黑一白两个中年人。此时已近午夜,这黑白双煞见我一副逃荒的行头,估计我还没买票,不约而同地告诉我说售票处现在已经打烊了。我心头一惊,顾不得拽上两个箱子,迅速跑出候车大厅,把正要开车回家的黄炼喊回来。随后我又回头跟这黑白双煞细一打听,搞明白这售票处午夜12:10分左右还会重新开放半小时后,这才放下心来,再次跟黄炼道别。

我没有提前购票,并非是因为我过于冒失的缘故,实在是由于美国灰狗网站不接受加拿大信用卡、我无法网上购票的缘故。

待午夜12:10分左右售票处重新开放后,我便上前买票。把行李过磅的时候,卖票的大妈居然说我的大箱子超重了!原来这灰狗跟美国(国内)航班一样,都是有重量限制的:托运的箱子每件最多不得超过50磅(约32公斤)。于是我不得不打开塞得满满的大箱子,掂量了一下,取出了一个装有三块大硬盘及其他杂碎的盒子,这才符合回头的行李重量要求。至于这个宝贝盒子,我只好单独拿着了。

元旦之前,我曾查了查自己的腰包:不连硬币的话,我只有40美元现金。1月初我去了两次美国,过关的时候花了十多美元的过关费。所以这次前往海关的时候,自己应该还有20多美金的现金。不过好在身上有张信用卡,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以前在国内工作的时候,如果钱包里揣的现金有限,往往可能有点紧张。(以前,)在国内,没现金往往能把人给憋死。但是在北美,只要拿着一张信用卡,基本上就可以放心大胆地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就这一点而言,我还是很喜欢这种生活方式的。

顺便说一句,我那张加拿大信用卡在我刚去美国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帮我大忙了。

总之,1月13日凌晨1点左右的时候,我登上了前往芝加哥的灰狗大巴。没有什么彷徨和不安,更多的只是对新生活的期待。

标签:

类别:

走向美国(003)——打包待发

2007年1月12日,留在温莎的最后一天。

早上起来开始打包了。

收拾家当的过程中,发现了些跟了我很多年的东西。我现在印象最深的只有三件:
  • 最古老的一件,大概是1992年秋季入学南师附中时候学校发给我们每个住校生的一条枕巾。

  • 其次一件,大概是一个超大背包。2000年6月中旬我离开成都去北京的时候,没有带箱子,绝大部分家当都放在这个大背包背到北京了。

  • 2000年在北京买的一床绒被。从北京、到厦门、再到温莎,这床被子跟了我很多年。
我后来收拾东西的时候把这三样物品放在一个杂物箱里,寄放在温莎一个朋友家里。

打包的时候,看到收拾出来的一些过去的物品,心里时常感觉比较难过。我来加拿大近四年,一步一步地拿到了学位、拿到了公民、拿到了工作,但却遗憾地丢失了一件比这些都重要的东西。

“颠沛流离”的生活其实我已经很习惯了。我读中学曾住校多年,读大学更是远离故乡。国内大学毕业工作后,先后从成都搬到北京、从北京搬到厦门、再从厦门搬到加拿大。到了加拿大以后,又有了不下4次的搬家经历……按理说,我也是搬家老手了,但似乎从来没有哪一次搬家的感觉像这次这么难受。

收拾到后来,一阵阵难受的感觉时不时地滑过,于是就把电脑从已经放置妥当的电脑包里面取出来,开机运行里面的Winamp播放器,边听歌边收拾东西。

[评论1] 我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把事情拖到最后再做,比如这次行前打包。虽然我早在半个多月前就知道我将去美国了,却只是在临走当天才开始打包。这个不良习惯跟我了很久,我也考虑打算改正它。

标签:

类别:

走向美国(002)——办理TN签证

美国TN工作签证申请说简单也简单,说麻烦也麻烦。

简单之处在于四点。第一,申请不用提前预约,直接去海关就行了。第二,申请周期短,当场申请,当场就拿到签证。第三,通过率很高,因为毕竟TN签证只允许加拿大和墨西哥这两个美国邻国的公民申请。最后,被拒签了也没关系,没有记录,大不了换个海关入口重新申请就是了。

麻烦之处在于一点:不是任何加拿大和墨西哥公民都可以拿到TN工作签证。只有有限工种的申请者可以申请TN签证,并且必须要有相关工种的工作邀请函及相关的学历证明或技能证书。比如,就计算机行业而言,如果你说你是Java开发人员(Java Developer),那肯定被拒签,因为该工种不在许可范围内。实际上,计算机行业只有一个工种可以申请TN签证:计算机系统分析师(Computer Systems Analyst)。

2007年1月11日中午,与河流等吃完散伙饭后稍事准备,我开车过了底特律河隧道,前去美国海关办理签证。轮到我的时候,签证官问我:“你申请什么职位?”。我说,“Computer Systems Analyst”。签证官问,“这个职位是干嘛的?”,我一下子有点傻了:我哪知道这个职业是干嘛的?我申请的其实是Java Developer啊。无奈之下,我只好瞎说一气,听得签证官都不耐烦了。签证官后来跟着又问我,“这家公司是做什么?你到这家公司后要做哪些工作?”我又有点傻了:我哪知道我要去的这家公司具体究竟做什么啊……于是我又瞎答一气……渐渐地心里感觉有点不妙。

随后,我说我是硕士学历,有学校出具的成绩单证明等等。于是签证官就要我拿出来。我把学校盖章封口的信封递给签证官,签证官要我自己当面打开信封。我打开信封取出成绩单给签证官以后,他看了看成绩,说了两遍“impressive”,我当时紧张得都忘了说谢谢了。1

随后就很简单了,签证官很快就给我签发了签证。

[注1] 我在温莎大学的成绩比较好。上次申请美国B1签证的时候,我也是有策略地把成绩单先递了上去,结果申请B1签证很顺利。所以,有时候混个好点的成绩还是有必要的。

总而言之,保持一个良好的个人记录是很重要的。良好的历史记录会无形中对自己的未来起到很多帮助作用。

标签:

类别:

走向美国(001)——散伙饭

[前言] 我曾说过,在温莎大学毕业后,我的个人计划是“走向美国”。2007年1月12日晚,我第一次持美国工作签证(TN)前往美国,开始了我在北美的又一段新生活。《走向美国》将是一个关于我在美国生活点点滴滴的文字系列,我将通过这个文字系列,记录我在美国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

本文纯粹是个人流水账。

近4年的温莎生活,认识了好些朋友,但其中大部分都已经先我一步离开温莎了,以至于有时候我想找个能一起出去吃饭的人都很难。到了2007年1月初,到了我也要离开温莎的时候,已经没有几个人能聚在一起吃散伙饭了。
  • 12月23日中午,Sarah请我吃饭,感谢我的一些帮助,顺便也算饯行。

  • 12月24日晚上,Peter请我和刘丽杰在平安夜吃饭。

  • 12月29日晚上,和Ben夫妇、罗永辉夫妇吃饭。他们送我一个250G的移动大硬盘作为礼物,很合我意,简直有点雪中送炭的味道。

  • 12月31日中午,和Peter在华阁吃早茶。

  • 1月6日晚上,和Augustus、Eugene去导师家吃饭。这是我第一次去非华人家庭做客。

  • 1月10中午,导师邀Augustus和我在华阁吃早茶。Augustus之前一天毕业答辩,按导师的习惯要会餐一次。由于Augustus的答辩委员会其他老师的档期问题,因此只有我们三个吃饭。席间导师对我们说,“你们走了后,我会想你们的。”

  • 1月11日中午,请河流和苑晓雷在华阁吃早茶。我找工作的时候,河流帮了很重要的忙。

  • 1月11日晚上,黄炼、章云夫妇请我吃饭。这是我第二次去花城吃饭,才发现花城做的菜明显比学校附近的翠玉轩等好吃得多了。只是花城地理位置比较差,在市中心附近。

  • 我原先想请前房东、香港老太太Susan吃饭的,但是最后几天实在是忙得没时间,只好作罢。
温莎有三样东西我特别偏好:华阁的早茶、怡乐的日式亲子饭、Wyandotte和Campbell交界处的越南河粉

标签:

类别:

增加tracker URL以提高BT下载速度

前两天我用BT下载一比较流行的DVD软件(操作系统类),下载速度比较慢,足足耗了差不多两天才下完,结果下载下来的好像还是个西班牙语版本的,没法用。于是只好重新找新的BT种子下载,并且采用了新的下载思路来提高速度。以下就介绍我自己思考出来的这种新的下载思路。

提高BT下载速度的方式有很多,例如增加操作系统和BT客户端软件的并发网络连接数量等等。但是,在BT源(BT种子和BT当前下载者)有限的情况下,再怎么提高“并发网络连接数量”也于事无补的。如果能够有效地提高BT源的数量,则可以使得BT下载更高速、更可靠地完成。

两个BT用户之间建立初始连接时是靠“tracker服务器”上面的“tracker URL”进行的。“tracker服务器”决定了BT下载者能够和哪些别的BT源建立联系、并从这些BT源进行下载。

一般来讲,一个BT种子文件往往只和某一个BT网站的“tracker服务器”关联起来,也就是说,该BT种子文件内置只有一个“tracker URL”。但事实上,同一个BT种子文件可能在多个网站被重复发布了,区别仅仅在于其内置的“tracker URL”不同。

因此,当我们下载(大的)BT文件的时候,如果在其BT种子文件中多加几条“tracker URL”,则极可能可以增加BT源数量、提高下载速度(毕竟有很多好事者喜欢转载种子)。

BT下载软件Azureus中可以对BT种子添加多条“tracker URL”。

我自己基本上只使用国外的BT站点。在下载大文件、并且下载速度慢的情况下,我会考虑增加如下几个“tracker URL”到BT种子里面以增加BT下载源和BT下载速度:

http://inferno.demonoid.com:3395/announce
http://tpb.tracker.thepiratebay.org/announce
http://daffodil.ath.cx:2007/announce
http://inferno.demonoid.com:3396/announce
http://tracker.prq.to/announce


本文所述方法我今天简单测试过,结果证明对于通过BT下载那些BT源少的大文件是明显有效的。当然,这个方法不能保证每次100%有效的。

我曾写过一篇文字《从BT技术看魔道之争》,其中简略提到如何在内部BT站点提高个人的BT共享率。那篇文章所使用的技术思路和本文所使用的技术思路极其相似。

标签:

类别:

[通知] 通讯方式变更

我将于下周六(1月13日)前离开温莎,前往美国芝加哥,以Java开发人员的身份为一家顾问公司工作。在接受公司为期四个星期左右的培训后,将被外派到美国某城市从事项目开发工作。

我的最新联系方式都写在了“与我联系1这个页面上。详情如下:
  • 电话:
    我的SkypeIn电话号码为 +1 (248) 686-2127。有语音信箱,拨打方式和普通电话无异。这个号码将长期有效,非常推荐使用语音留言的方式和我取得联系。短期内这将是唯一一个能通过电话联系到我的电话号码。

    对我个人而言,我目前在温莎的座机电话号码(519-977-586x)即将失效。

  • email:
    我目前唯一使用的email是Google Gmail的。虽然我会继续保留在温莎大学的email账号 (yin6@uwindsor.xx),但不推荐发送email到学校帐号。

补充说明
1. 旧的百科链接“与我联系”已经失效,该超级链接(hyperlink)已经取消。 (2015-06-30 23:52)

标签:

类别:

元旦杂事——接机

有大学师兄罗某(Luo, Hong)从国内过来,要去对岸密歇根州立大学做研究(可能是博士后或者访问学者吧,具体我没细问)。

这位师兄跟我同系同专业,但比我大一届。我读大二的时候在系里担任团总支组织部长,而他是系里学生会主席,所以我们读书的时候还是有过很多交流的。

元旦那天下午4:03他要转机从芝加哥抵达底特律机场,说好我将去接机并把他送往200公里以外的密歇根州首府兰辛(Lansing)。

由于还要顺便去底特律北边的Rochesters Hills探访一个朋友郭某,所以午后我就开车去美国了。根据美加相关协议,美加公民不需要护照和签证,只要持有所在国身份证即可从陆地进入对方国家。所以,虽然我申请的加拿大护照暂时还没拿到,但我还是可以拿我的加拿大身份证进入美国。在美国海关检查的地方,海关工作人员问了我几个问题后,就放行了,连一般美国签证所需的I94表格都不需要填写,挺省心的。这是我第一次以加拿大公民的身份过海关。

在Rochesters Hills探访完朋友后,驱车准时到达底特律机场。在“国内到达”处兜了三圈,却没看到朋友身影。于是把车停进停车场,进机场大厅找人。

上上下下把“国内到达”、“国外到达”、“出发”等找了几遍,也没发现朋友人影,而那班航班也已经正常抵达了(只是可能晚点了一会)。我仔细寻思了一下,觉得朋友不可能到达后自作主张离开或是乱走动,因此很可能是误了飞机了。美国的航班比较密集,更换航班比国内方便多了,而且机场的时刻表显示两个多小时后还有一个航班将从芝加哥飞过来,因此我决定等下一个航班到达后再说。

第二个航班晚点半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了。我盯着出口处,总算在漫长的等待后看到朋友出来,让我顿时放心不已,忍不住上去拥抱一下。虽然自98年他毕业后我们有8年半没有见面,也没有见过他的照片,但还是比较轻松地识别出了他(毕竟亚裔乘客不算多)。

随后花点时间取了行李,然后驱车近两个小时把朋友送到兰辛,随后又费了一点周折找到学校的housing service(住房服务部门)、确定好朋友的住处并安顿下来后,我就独自赶回来,在午夜零点前回到温莎。

朋友给我带了三件礼物。一个是他们云南的普洱茶,一个是我在厦门工作的大学同学买的福建茶叶,还有一本我特地要他帮忙带的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方面的书。我觉得他们选的礼物还真的很合适,知道我没什么特殊爱好,但喜欢喝茶,所以买茶最省心了。只是最近我烧水的热水器坏了,所以这两份茶叶我在加拿大是没法喝了,留着去美国后我慢慢独自享用吧。

这是我在美国见到的第10位故旧

标签:

类别:

2007年的到来

2006年最后一天的晚上没什么活动,于是在晚上9:00过后去市中心朋友Suzuki(Zhou, Caihua,上海人)那里。路过市中心的时候,没有像以前那样看到市中心广场(很小的一个广场)里面有聚集的人群等候新年的到来,估计是因为晚上时不时在下小雨的原因。Suzuki所在公寓的旁边就是温莎赌场了,于是我们两人一起去赌场转了转。

根据维基百科的相关介绍,温莎赌场是全加拿大最大的赌场,由安省政府运营。我从来没在赌场赌过,绝大多数赌博方法都不懂,而Suzuki是这里的常客了,于是他就一个一个地跟我介绍一下其玩法。

赌场里面分发各种免费小玩具、饮品等,我拿了一个小喇叭和帽子。由于下雨,好些人选择到赌场里面来迎接新年,因此赌场聚集了很多人。

在一个大投影仪前面,ABC电视台正在现场直播纽约时代广场新年到来的露天聚会(晚会),气氛很是热烈,真正是一个全民同乐的感觉,给我的感觉是比国内电视转播的那些聚会好。国内所谓的元旦晚会之类的,过于形式和做作,观众内心的热情很难被完整释放。

在2007年到来还差几分钟的时候,赌场里的人们开始聚集。还差2分钟的时候,赌场里面大家已经开始激动起来了,喇叭声四起,声音越来越强,我也拼命地吹着手里的纸喇叭。最后10秒的时候,我放下喇叭,开始和大家一起娴熟地倒计数“……three……two……one……happy new year!”。

老外这个倒计数也挺有意思的。2004年元旦,也就是我第一次在加拿大迎接新年的时候,在市中心广场我跟大家一起倒计数“……three……two……one……”之后,我就是“噢”地一声欢呼,但老外都是齐声喊“happy new year!”。我这才知道,原来老外喊倒计数、喊口号也都有约定俗成的习惯的:迎接新年的时候,“……three……two……one……”之后就该是“happy new year!”。

标签:

类别: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