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车记

开篇
 
有四位同学参加了昨天(周六)在山景城修自行车的义工活动。引用Ke Shen同学的话说,“今天的活动很有意思,学到不少东西。……我可能以后还会去。”,这句话也代表了我们其他参与这次义工活动的同学们的心声。就我个人而言,能够看到用自己的双手把全场最屌丝的一辆自行车改造得高端大气上档次,那种愉悦的心情是不言而喻的。
 
开修
 
我先挑了一个自行车,放到架子上准备开始修理它。不过很快就发现轮子有破损,我想,这轮子坏了可没法修啊,于是就把它放回去了,不过那时候好点的自行车都被别人挑走了,我只好拿了个一身伤痕的自行车放到架子上开始修理。(不过后来我才知道,轮子坏了是很容易修理的:直接拿个新轮子换上就得了)
 
Anyway,我用我的钛合金眼立马就发现车子的后轮偏了!于是三下五除外把后轮纠偏,然后又修复了另外一个不大的问题。分分钟内就修复了两个问题,我还是挺得意的,觉得好像这车子也没啥其他毛病了。未几,Jinman同学来了。硅工出身的他就是比身为码农的我的眼睛还要更钛合金,他很快就发现了好几个新的问题,于是他打上手,我在旁边造势,开始了新一轮的修理过程。
 
又修了半天,我们都觉得比较满意了,就请师傅过来指导一二。师傅一来,噩梦开始。在师傅的嘴里,我们这样车子先天缺陷太多,N多的地方都要换:扶手、前刹、后刹、变速齿轮……看着师傅指出的毛病越来越多,我的心顿时拔凉拔凉的……
 
战果
 
不管怎样,都做到这份上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做到哪是哪。于是Jinman主修大件,我负责打打下手。说实在的,我一直觉得自己动手能力还算比较强的,尤其是在码农界;不过跟Jinman比起来,我的技艺简直拿不出手。用Xiting同学的话说,你修了半天跟没修一样……
 
不管怎样,从早上10点多干到下午3点多(中间集体出去吃了顿中饭),最后我们的战果还是很辉煌的:Shen同学修理的自行车获得了最高荣誉(绿丝带);Jinman Yang和我修的自行车由于先天不足,依然有改进的余地,但是我已经可以很潇洒地骑它上路了;在师傅的全程带领和指导下,Ouyang同学很详细地学习到了修车的各项技艺和秘诀。
 
趣事
 
我的一项任务是,把破损的塑胶套子从扶手上取下来,然后换上新的套子。塑胶套子套得很紧很紧,于是我在场地里面到处转悠,最后,我的钛合金眼再一次闪亮地发现了一个利器:台虎钳!我自信地走过去,用台虎钳夹紧破损的塑胶套子,一点一滴地想把塑胶套子从扶手上扯下来……就这么着扯了三四块塑胶下来后,旁边走过来一个师傅,很不好意思的对我说,同学,也许有个更好的方法把套子扯下来。然后师傅顺手拿起旁边的一个手持式气喷枪,把空气打到塑胶套子和扶手之间的夹缝中,一下子就把套子从扶手上给扯下来了……
 
接下来我的任务就是把新的塑胶套子套上去。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至少我现在知道了直接套是套不上去的,得用手持式气喷枪!我拿着气喷枪,很专业地把喷嘴对着塑胶套子和扶手之间,安装起来。又是哼哧哼哧地忙了半天,还是有好一段没套上去。这时候另外一个师傅走过来,很不好意思地对我说:同学,套子上有个气孔,你得按住气孔这样才行……
 
总结
 
谢谢Ke Shen和Xiting拍摄、分享照片。据悉,每月的第二个和第四个星期六都有这样的活动,因此,热情欢迎其他同学以后也参与这样的活动:有互动、有思考、有辛勤、有付出、有收获、有喜悦……
 
     
 
[补充说明] 此文为Facebook“湾区休闲活动小组”小组和“湾区义工小分队”小组2013年9月14日“义务修理自行车”活动总结、宣传而作,行文架构、风格、内容不完全切合deminy个人博客的文字。

类别:

保护你的网络隐私 (1)

几个月前,在sina微博上看到一个师妹用手机新发了个微博,其中包含了地址定位信息,不过,那是个私人住址。于是我告诉她,最好尽快把那个微博删掉,因为根据那个微博附带的定位信息,可以查出她的详细的住址信息(包括门牌号码)。

 

今年四、五月份开始从sina微博转战Facebook。昨天在手机上面用Facebook的Messenger的时候,留心注意了一下它的地址定位功能,发现对个人而言它可能存在着一个极大的安全隐患,尤其糟糕的是:这个功能默认是打开的。
 
简单的举个例子而言,我和一位朋友用手机在Facebook Messenger上互相聊了两句,因为他的Facebook Messenger地址定位功能是打开的,因此,我可以非常详细地知道他的当前地址,如上图所示。
 
再举一个例子。有一次参加Facebook一个饭局的群聊,里面绝大多数人我都不认识(见左图)。但是,只要群里任何一个人在用手机、且其地址定位功能是打开的,我都可以非常详细地知道他们的当前地址。从右边附图可以看到,我至少可以知道群里两位朋友当时的精确地址。在群聊中暴露个人地址的威胁性比一对一聊天时更大,因为群里的好些人你是不知根不知底的。
 
最后一个例子:如果你跟我一样,是用手机而且允许几乎任何人(而非仅仅朋友)直接在Facebook上给你发消息的话,那么,我怀疑任何人都有可能可以通过和你在Facebook聊天而获取你的当前地址(如果你用手机聊天而且地址定位功能没有关闭的话)……(声明:这仅仅是一个理论上的推测,但我没有实际测试过)
 
为什么轻易让人知道你的地址是很危险的?有很多原因:小偷看到你在Facebook上说你外出度假了就可能上门偷窃、无聊人知道你的地址可能会去骚扰你……等等等等。更有甚者,这可能导致个人身份盗窃、导致个人银行资料被篡改、导致个人财产被转移等。对于偷窃他人信息的人而言,只要愿意去费心,有时候把一个人的完整信息勾画出来其实比很多人想象的要容易得多。
 
所以,千万别相信网络是安全的、别相信别人不知道你。有时候,只要知道你很有限的信息,就有可能把你的前世今生翻个底朝天(参见以前的旧作《举例说明如何在网上挖掘一个人的信息》、《在网上搜索信息 (3) —— 搜索个人信息实战举例》),更别提说知道你的住址了。
 
所以,对于大多数朋友、尤其是网络菜鸟型的朋友,我建议尽早完全关闭Facebook Messenger的地址定位功能,如果你用Facebook的话。

类别:

阅读感悟 - 关于三权分立

我最近半年左右有好些感悟,会慢慢抽空写下来。
 
今年美国国庆节的那个长周末(7月4日左右),我去内华达州的首府Reno呆了4天。我是吃不来除中餐以外的各种食物的,所以吃饭的时候我主要去市中心附近的台湾餐馆“台北101”(以及东北部一间韩国餐馆),一边吃饭一边用手机翻《维基百科》(我个人是非常喜欢在无聊的时候看维基百科来打发时间)。
 
那几天我经常在维基百科翻阅的就是关于美国三权分立原则、美国立国之初的一段历史、以及美国最高法院的一些著名案例的判决。在那几天的随手翻阅中,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就是美国最高法院做的各种判决:
 
  • 有关黑人权益的判决
    • 斯科特诉桑福德案(1857):如果没有后来的宪法修正案,该案的判例将决定黑人一直处于次等地位,即使奴隶全部解放也不能改变。该案的判决严重损害了美国最高法院的威望,更成为美国南北战争的关键起因之一。该案的判决不符合历史潮流。
    • 普莱西诉弗格森案(1896):对此案的裁决标志着黑人和白人之间“隔离但平等”原则的确立。
    • 布朗诉托皮卡教育局案(1954年):终止了美国社会中存在已久白人和黑人必须分别就读不同公立学校的种族隔离现象。
    • 米兰达诉亚利桑那州案(1966年):防止警方刑讯逼供、屈打成招的判决。也是著名的米兰达警告(Miranda Warning)的来源:“你有权保持沉默,否则你所说的一切,都能够而且将会在法庭上作为指控你的不利证据;审问之前,你有权与律师谈话,得到律师的帮助和建议;你有权请律师在你受审问时在场;如果你希望聘请律师但却雇不起,法庭将为你指定一位律师。”
  • 有关同性恋权益的判决:
 
在阅读的过程中,我深切地感受到:美国的政权架构很稳固!在三权分立这个体系下,虽然行政(总统)、立法机构(国会)经常干些鸡鸣狗盗之事(例如小布什领导下的伊拉克战争等等),但是,作为司法机构的美国最高法院,虽然也时不时做些错误的判决(例如“斯科特诉桑福德案”),但从大的潮流来讲,美国最高法院做的判决都是与时俱进、顺应时代潮流、合乎人权、合乎自由的。因此,哪怕行政、立法机构时而做些让人讨厌的事情,但是在这个三权分立的架构下,行政、立法机构还是无法肆意乱来,而且整个社会政策是逐步朝着更尊重人权的方向进步、发展的。
 
想想中国历朝历代,纵有英雄无数,各种内宫、外戚、宦官、藩镇等乱政之事却存出不穷,没有止境。因此,我看好美国的政治制度,也愿意在这种制度下生活,虽然它不一定是最好的、最完美的。

类别:

网络随笔(1)

前言:用sina微博或facebook的时候,有时候写下了只言片语的草稿,却永远也没有发出去。看着草稿丢在临时文件里面N久,不想再发出去,却也不愿丢弃,那就把它们记录在个人网站里吧。此记。
  1. Before I was in bay area, I thought that 250 to 300 friends on Facebook was the maximum I'd like to consider reasonable and acceptable, since I never liked to add random people as friends (even just in Internet). However, after moving to bay area in Sept 2012, I met lots of new friends in real life and have 415 friends now on Facebook. By the end of year 2013, I want to have 500+ friends here on Facebook. I want to have more and more friends, especially those from bay area because I like bay area and planed to live here most of the rest of my life. I want to be your friend not only because I want you to trust me, but also because I'd like to trust you. Thank you all my friends on Facebook (facebook草稿,约写于2013年7月、8月份左右)
     
  2. I feel thankful for most things I experienced this year: I had a great experience when working at eBay with colleagues like Bill Watts and Ishai, I got to know hoc5, and met lots of hoc5 friends there. (facebook草稿,约写于2013年8月份左右)

 

标签:

类别:

我是说如果有like按钮我就点一下了

2013年7月13号我组织facebook华人网友爬Rancho San Antonio,有个妹纸因为不确信集合地点就没去。后来这妹纸给我留言问下次爬山的话可不可以考虑在公园那个有厕所的停车场集合,这样容易找。我顺手回了句:“嗯,下次我再组织肯定在厕所集合。”
 
可能这句话把她逗乐了,后来她留了个言说:“如果message里能like我就点一下了。”。
 
我把这句话解读成“如果message里能like我,就点一下了。”,随后百思不得其解,心想这妹子啥意思啊,是让我点(facebook里面的)like按钮like她一下、还是(真的)like她一下啊?
 
后来才知道妹子的意思是“如果message里能like,我就点一下了。”
 
所以啊,朋友们,没事别自作多情。

标签:

类别:

额外获得的休息日

自去年12月初搬到南湾来,我的生活基本上比较规律:周六可能爬山、周日傍晚基本固定会去踢球。因为总是周日踢球,所以每次一踢完球,我就要开始准备迎接新的一周的工作。这几乎已经成为我的生活定式。
 
为了备战后面两周北加州华人体育协会(NCCAF.org)组织的今年的运动会的足球项目,昨天(周六)下午去了Cupertino Middle School,和附近的华人朋友踢了场球、吃了顿饭,算是赛前的准备和熟悉。
 
吃完晚饭后驱车归来。在我的习惯中,踢完球就意味着明天要上班了。因此,我一切的方式都在按照潜意识中“明天要上班了”这个暗示来做准备:回来的路上加了次油、睡前用慢锅把黑米粥煲上、确认手机闹铃设置正常……
 
今天(周日)早上,朦朦胧胧之间感觉到手机震动了一下(手机新消息提醒),虽然早上时间我唯一要关心的就是闹铃声音,但我还是顺手拿起手机看了一下。这一看不要紧:居然已经9:42了!我整整迟起了近一个小时。
 
我通常要赶在10:00前到公司,因为小组会是10:00开始。就算我9:00起来,按时赶到公司也是有些勉强。我知道我今天一定晚了,但是把手机闹铃设置等认真检查一下,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手机没有在设定好的8:45的时候响起。
 
不管怎样,我迅速爬起,迅速洗漱。黑米粥没时间吃了,直接拿出来放进冰箱里,然后出门。走出大楼的时候感觉有点奇怪:平时我上班出门的时候(一般早上9:00过后)车棚的车子几乎都走光了,怎么今天几乎都还在?Anyway,上车,把手机耳机接上以便半路通过电话接入小组会,然后启动……快开出小区的时候,我忽然醒悟到:今天是星期天,不是星期一!!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的闹铃不响,因为我那个闹铃设置的是周一到周五才响。
 
几乎是好些年来头一次把工作日弄混淆。不过我还是很开心,因为凭空多出了额外的一天让自己休息。

类别:

基督五家“最好的职场人事关系”讲座听后感

今天(周五)晚上去听基督五家张长老的讲座,挺有收获,尤其是其中一节张长老引用的经文:“污秽的言语,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随事说造就人的好话,叫听见的人得益处(弗 4:29)”。我以前常自诩自己不是基督徒胜似基督徒,不过看来和真正的基督徒相比,我还有很多缺点和不足。
 
以前很喜欢听赵本山的小品,虽然对其中拿弱势群体的弱点作为笑料也感到不能苟同。今年偏好郭德纲的相声,很喜欢他的急智,所以也学习、揣摩他这方面的才能。不过,相声作为一门娱乐性很强的表演,其中大量的笑料来自于讽刺、针砭、嘲笑、取乐他人,也包括所谓的三俗内容。虽然我调侃的时候尽量避免过于三俗的内容,但是看来还是有些调侃不符合基督教义的。虽然我还不是基督徒,但是会尽量避免可能伤害他人的调侃、避免污秽的调侃,尽力做到调侃时“污秽的言语,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随事说造就人的好话,叫听见的人得益处”,好早日得道。

标签:

类别:

我的普鲁斯特问卷(2013版)

1.你认为最理想的快乐是怎样的?
没有负担的快乐。
 
2.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现实来讲,我也许会期望拥有知晓未来的才华;但更现实一点来讲,我不指望我拥有任何不属于我的才华。
 
3.你最害怕的是什么?
我无所畏惧。
 
4.你目前的心境怎样?
希望过好当下。
 
5.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的是谁?
这世间应该还有很多人值得我欣赏、钦佩,但就我所知道的,目前我很欣赏孟非的正义感以和社会责任感。
 
6.你认为你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目前没有。未来如果有的话,也是是我为社会做了一点有益的事情。
 
7.你自己的哪个特点让你最觉得痛恨?
晚睡。
 
8.如果你能选择的话,你希望让什么重现?
没有。
 
9.你最痛恨别人的什么特点?
当我对对方达到痛恨的程度,我们已经无法相处了。列举一些我痛恨的特点吧:欺骗、装、自私。
 
10.你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生活的环境。
 
11.你最奢侈的是什么?
没有,或者我暂时不知道。
 
12.你认为程度最浅的痛苦是什么?
也许是类似初恋的种种痛苦。
 
13.你认为哪种美德是被过高的评估的?
自我牺牲。
 
14.你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
靠自己的劳动而衣食无忧的职业。
 
15.你对自己的外表哪一点不满意?
虎牙。
 
16.你本身最显著的特点是什么?
可能有些二、但至少很善良。
 
17.还在世的人中你最轻视的是谁?
非常多。这类人我无法与之为友。
 
18.你最喜欢男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诚实、爱心、责任、义务。
 
19.你使用过的最多的单词或者是词语是什么?
不知道。
 
20.你最喜欢女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诚实、爱心、谦虚、谦让。
 
21.你最伤痛的事是什么?
没有。
 
22.你最看重朋友的什么特点?
诚实、善良。
 
23.你这一生中最爱的人或东西是什么?
我未来携手一生的爱人。
 
24.你希望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
自然的死去(例如睡梦中死去),而非病死。
 
25.何时是你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刻?
有个心爱的爱人。
 
26.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善待自己。以前是这个,现在也是这个。善待好自己,才能善待好他人、善待好自然;善待自己,是做好其他一切的基石。
 
补充说明:本文写自2013年6月3日,仿照《我的普鲁斯特问卷(2005版)》。

类别:

Drupal系列谈(1) - 谈使用Drupal 7

通常,人们喜欢把Drupal视为一套内容管理框架,而我更愿意把它看成是一个建站系统,一个一流的、完善的建站系统。它强大的建站功能,首先,得益于自身设计的高度开放性、可扩展性;其次,得益于在这种高度开放性、可扩展性上而衍生出来的大量的功能组件(modules)、模版(themes)以及语言包(translations)。截止目前,仅就Drupal官方网站正式立项的项目而言,有10989个功能组件、1201个模版以及97个语言包。

2011年1月5日,当Drupal最新一代的版本, Drupal 7.0正式发布的时候,我曾快速做了一个计划,计划在2011年7月4日,也就是7.0正式发布半年后将我的Drupal 6网站全数升级到Drupal 7。之所以要等半年,是因为大部分Drupal功能组件要么还不支持Drupal 7,要么还缺乏平滑升级到Drupal 7的升级方式。当时,我预期半年后,我所使用的几十个Drupal 6功能组件应该大部分都已完成了对Drupal 7的支持并且提供自动升级方式。

半年后的今天,我并没有如期地完整这个升级步骤,原因有两个。一是我在Drupal 6上使用的50来个组件中还有9个左右的组件不支持Drupal 7;二是相当一部分的组件的升级可能需要一定程度的手工操作或存在风险,例如CCK。同样由于这两个原因,在未来的几个月内,我都不会考虑把现有网站从Drupal 6升级到Drupal 7。

由于知道从Drupal 6升级到Drupal 7存在诸多困难,因此,自年初以来,当需要新建一个网站的时候,我都是在Drupal 7建站,虽然在Drupal 7上建站存在一个很明显的问题:很多成熟的、重要的组件要么不支持Drupal 7,要么就是还处在开发阶段,存在各种bug。

半年来,在Drupal 7上,我累计安装、使用了52个开源组件(不包括自己编写的),大体上和在Drupal 6上使用的组件数量相当。这其中,80%以上的都是使用的dev版本。所谓dev版本,就是还在开发中的版本,连Alpha版本可能都不是,更别谈Beta、RC版本了。

目前相当部分处于dev版本状态下的Drupal 7组件其实已经比较稳定了。某些dev版本下的组件可能还存在些明显的bug,不过这种情况下一般都会有使用者汇报并且有人提供补丁,因此,如果自己会打补丁的话,还是可以用的。我目前所使用的50多个Drupal 7组件中,仅有一个组件的dev版本存在问题且长期没有修复,需要我自己根据他人提供的反馈打补丁。

说了上面这么多,最主要的是为了总结并分享我目前对Drupal 7的如下三点使用经验:

(1). Drupal 7已可以取代Drupal 6使用在正式网站上。也许你会跟我说:“这是废话,Drupal 7如果不能使用在正式网站上,还能叫正式版本吗?”我只能跟你说:没有了各种功能组件的支持,Drupal也许就是鸡肋,什么都不是。

(2). 大部分主要的组件,例如多网站支持、多域名支持、搜索引擎优化以及电子商务方面的组件,都已支持Drupal 7,虽然不少依然处于dev版本状态。

(3). 目前,如果使用Drupal 7的组件,应该比较大胆地使用dev版本,而不要死等到稳定版出来的日期,因为那可能是遥遥无期的。关于这一点,我举个典型的例子。FAQ (常见问题)是Drupal中非常好的一个组件,但是它的Drupal 7版本目前还是2011-02-25年发布的dev版本。用户对这个版本已经反馈了超过10个bug,但它的开发人员却一直没有更新。我在苦等了几个月后,终于自己动手,根据用户提供的各种补丁,在dev版本上打了9个补丁,然后使用它。(目前为止,这是唯一一个需要我自己来打补丁修复bug的Drupal 7组件。)

标签:

类别:

有了Google+,神马脸谱推特都是浮云

用了Google+一个多星期,就很喜欢它。原因主要有3个。

1. 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Google是我用得最多的网站,尤其是Google搜索和Gmail,可谓每天必用。Google+无缝集成到几乎所有的Google应用中,所以登陆、监测它十分便捷。

2. Facebook、开心网、sina微博等都需要主动登陆其网站,而且充斥着乱七八糟的应用和邀请(别跟我说用手机挂着,我不想无谓地浪费电池以后收到些可有可无的更新消息)。Google+不需要我主动登陆,因为我在使用别的Google应用的时候自动就登陆了;而且依据Google超强的反垃圾反骚扰功能,相信我的Google+是会比较清净的。

3. 最后一个重要原因是,和以往的任何Google应用都不同,Google+是目前我看到的Google推广力度最大的一个产品:在几乎所有的Google应用中都在推广它(通过页面顶部的工具栏)。虽然之前的Google Buzz比较失败,但我有理由相信,Google如果能够如此大力地推广一个产品,那它肯定能成功。

最后,转载Mike Elgan(一位硅谷科技专栏作家)在一个多小时前在Google+里面写的一份帖子来总结一下Google+的特点(我非常认同他的观点):

下面就是我为什么特别喜爱Google+的原因:

有了Google+,你不再需要说“我想要写一份网志”,或“我想要发一份email”,或“我想发个微博”了。你可以直接在Google+里面写下你想说的,然后选择对谁说:

如果你选择“Public”,它是一份网志;
如果你选择“我的朋友圈”,它是一个微博;
如果你选择“我的客户”,它是商业新闻贴;
如果你选择某一个单个个人:那么它是一份email,例如一份发给你母亲的email。

我觉得这是一个革命性的变化。


下面是原文:

Here's what I love about Google+ in general and the Google+ Diet in particular:

Instead of saying, "I'm going to write a blog post now," or "I'm going to send an e-mail" or "I think I'll tweet something" you simply say what you have to say, then decide who you're going to say it to.

If you address it to "Public," it's a blog post.

If you address it to "Your Circles" it's a tweet.

If you address it to your "My Customers" Circle it's a business newsletter.

If you address it to a single person, it can be a letter to your mother.

I'd say this is pretty revolutionary.

类别:

页面